欢迎进入建瓯茶乡网

北苑御茶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茶具茶器 > 古茶用器 >

宋代茶盏赏析

时间:2013-08-01 23:09来源:《收藏家》 作者:admin 点击:
宋代茶盏赏析

一.引言

 

      盏自古以来就是最重要的饮茶器具之一,因功能所限,通常小于碗。盏托,顾名思义是用以盛放茶盏的器皿,是由托盘发展而来,东晋时已出现。盏托兴起后,托盘逐渐被淘汰。在宋代,盏托几乎成为茶盏的固定附件,有的盏托本身就仿佛是盘子上加了一只小盏(图1)。
 

宋代茶盏赏析

      总体而言,宋代茶盏在现已出土的相关品类中表现突出,这不但是指数量庞大,最主要是其造型新颖多样、做工精致。达到了功能与审美的高度统一,艺术价值极高,属于高雅的审美范畴,而这与两宋的时代环境有着密切的关系。
 
      宋王朝建立之后,太祖赵匡胤鉴于唐末、五代的藩镇割据、武人跋扈,从开始就实行了“崇文抑武”的政策,终宋之世,成为一项基本国策。如果说唐代以前的历史成就以武功彪柄于史册,那么宋代正是有名的文治盛世。所谓“文治盛世”,是指宋人崇尚典章制度、注重君臣礼仪、倡导文化事业、讲求心性修养等社会风尚而言。宋代是以“郁郁乎文载”著称的,其文化极为发达,上自皇帝本人,下到各级官吏和地主大绅,构成了一个较为庞大也更有文化教养的阶级或阶层。在这种复兴儒学、重整伦理纲常的时代氛围中,宋代士大夫的人生价值观取向使人整体上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即由汉唐时代士大夫对功名的追求转向对道德主体精神的弘扬。诗意的追求是基本符合时人在“太平盛世”中发展起来的审美趣味的,这是一种幽雅而精细的趣味,并且日益成为占据统治地位的美学标准。反映在艺术创作上,也以畅神适意、欣赏愉悦为主,由此直接或间接地影响并造就了宋代茶盏的风貌(图2)。另一方面,宋代的城镇经济发展异军突起,尤其是城市商业经济的发达,成为宋代社会经济中富于充沛活力的中枢命脉。各地城镇出现了一批具有一定规模与经济实力的专卖商店,如金银珠宝店、漆器店、陶器店等,其种类齐全的产品给人们的日常生活带来了方便。而市场需要的扩大,使各商号竞争日益激烈,为茶盏的设计发展注入了新的活力。

      据宋人笔记、话本记载,宋时的酒楼茶坊都是悬挂名人字画,以器皿精洁为号召,还有一些豪华商家为显示气派,用白银打造碗盏(图3)。

宋代茶盏赏析
 
宋代茶盏赏析

      饮茶文化环境,对茶盏发展更是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中国饮茶之风盛行,在唐代饮茶已逐渐脱离日常啜饮范围而成为一种优雅的特种文化,陆羽的《茶经》可见其足迹。而这种风气在政局稳定、经济繁荣、文人士大夫占统治地位的宋代更是被一再发扬。王安石《王文公文集》卷三一《杂著·饮茶发法》日:“茶之为民用,等于米、盐,不可一日以无。”由此可见饮茶之风盛行,这必然会促进茶盏的设计与制作。而随着饮茶文化的发展,斗茶习俗逐渐盛行。所谓斗茶,就是审评茶叶质量和比试点茶技艺高下的一种茶事活动,这种茶事活动是在唐代“煎茶”饮法的基础上形成的,具有比较浓厚的审美趣味。因此,它一经产生以来便成为人们尤其是文人士大夫阶层中一种高雅的文化活动,被称之为“盛世之清尚”(宋徽宗赵佶《大观茶论》)。

      宋人沏茶是用一种经半发酵的茶饼,先将其碾成细末放入茶盏,和少量的水搅成糊状,再沏以初沸的水,就会浮起一层白沫。斗茶就是比试茶色的青白和茶沫的持久,由此对斗茶时的茶具有一些特殊的要求。《大观茶论·盏》日:“盏色贵青黑,玉毫条达者为上,取其燠发茶色也,底必差深而微宽。底则茶宜立,易于取乳;宽而运筅旋彻,不碍击拂。然须度茶之多少,用盏之小大。盏高茶少,则掩蔽茶色;茶多盏小,则受汤不尽。盏惟热,则茶发立耐久。”在这种精益求精的要求下,黑釉茶盏得到极大的发展,为此兴起了不少专门的瓷窑,其中以福建建窑最为著名,其次还有江西吉州窑。建窑以生产黑釉茶盏名盛天下,北宋后期曾为宫廷烧制御用茶盏,底足有“供御…‘进盏”字样,此种茶盏因釉色不同而有鹧鸪斑、兔毫碗、黑釉碗等的区别。北宋蔡襄在《茶录》中日:“茶色白,宜黑盏,建安所造者绀黑,纹如兔毫,其坯微厚。烧之久热难冷,最为要用。”如现藏首都博物馆的建窑兔毫盏(图4),釉面出现竖向排列闪耀银光的针状细纹,状若兔毛的窑变现象,即文献中所称的“兔毫”或“兔玉花”,具有自然、交织、和谐的美感。当时日本僧人在天目山接触到建盏,将之传回国内,作为其茶文化中不可或缺的道具,在为贵宾点茶时才使用这种天目盏。 

宋代茶盏赏析

      建盏作为一种优秀而杰出的茶盏而在艺术史上熠熠生辉。当然除此之外,宋代其它的茶盏也有其独特之处,并在中国艺术创作史上占据着重要地位。

二、宋代茶盏的特点

主要从三个方面来具体阐述。
1、造型新颖别致,具有极高的美学内涵。

宋代茶盏的造型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更注重在时代美学的大环境中不断发展创新。首先更多地使用花瓣式造型,创造出一批极具欣赏价值的花口盏。如耀州窑青釉六出花口盏(图5),为六出花口,唇外折,六曲圆弧腹,坦心,圈足,在口与腹的曲折处刻划出六竖条内凸外凹的瓜棱形纹饰。其造型优美别致,从侧面视之线条有曲、直、折、圆,由此形成了曲折多变的美感。而在俯视和仰视中,整体器物犹如一朵盛开的花朵。盏的内外通体施青釉,釉色青绿,就如“千峰翠色”般的“秘色”,仅折唇和圈足略呈棕黄,釉质晶莹温润,玉质感强。整个器物工艺制作精良,是耀州窑宋代花式造型的佳作。

宋代茶盏赏析
 
      智慧的宋代匠人还常常将植物与动物的形象有机地结合在一起,更为生动可爱。如甘肃省天水市文化馆藏的耀州窑青釉狮托盏(图6),盏为花瓣口,器内釉色下装饰以竖条凸线纹,均用白色化妆土绘出,以放射状均匀排列在盏内,与口沿的花瓣相对应,盏心模印折枝花卉,俯视器内,犹如一朵盛开的莲花。盏座为一卧狮,憨态可掬,背部有一莲花形底座与盏相连,给人协调大方之美感。此托盏造型奇特,是宋代印花与雕塑相结合的代表作品。

宋代茶盏赏析
 
      宋代金石学的诞生及对古代青铜器的研究,使得仿古造型日益流行,为了满足官方的特殊需要,附会仿古之风,出现了许多 仿铜、仿玉的器物。如仿青铜器的乳钉狮纹鎏金银盏(图7),盏为四出花口,弧腹,假圈足,整体呈海棠形。盏壁为夹层,内壁口沿向外翻卷与外壁压合,外壁四曲间分别以旋纹为地并饰五颗乳钉,靠近底部饰一圈覆莲纹,圈足上饰一周四瓣花组成 的二方连续图案。花纹皆鎏金,给人以流光异彩之感。同时在工艺上巧妙地运用夹层技法,又使造型显得颇为浑厚凝重。

宋代茶盏赏析
 
      宋代茶盏在其造型的细部塑造上更是别具一格,在恬淡的风格中透露出它的与众不同,几乎每一件器皿都能给人不同的感受。如现藏上海博物馆的耀州窑青釉镂孔盏托(图8),给人的视觉感受又是一番天地。托盘为花叶状,圈足微撇,口部微敛,腹部浑圆,与下部的盏托连为一体,造型恰似一朵含苞待放的鲜花。更为独特的是盏形部分有镂孔之处状似中国传统符号之一的葫芦,寓意福禄圆满。透过葫芦形的镂孔,隐约可见盏内风光,使造型实中有虚,更显得灵巧别致,这种独特的造型极为罕见。

宋代茶盏赏析

2、做工精致,具备良好功能。

      宋代茶盏虽千变万化,但其整体风格多倾向于俏丽、雅致,而且逐渐成为一种特有的美的程式。喝茶也不再是通常意义上的解渴,而是成为一种艺术一种风尚,因此茶具常常作为这个艺术过程的一部分而存在,所以对其制作工艺的定位就更加重视。如耀州窑博物馆收藏的耀州窑青釉六出筋盏(图9),侈口,唇部外折,圆弧腹,坦心,内底周壁有一圈凹槽,高窄圈足。盏内外通体施青釉,釉青绿色,口唇和圈足青釉中透棕黄色。器内青釉下装饰以六出竖条凸线纹,是用白色化妆土绘出,以放射状均匀排列在盏内,自凹槽以上延伸至口唇边沿。俯视器内,六出筋盏的造型和粉绘纹饰融为一体,犹如随风飘曳的一片荷叶。使用此盏饮茗,真可谓是“嫩荷涵露别江溃”,形象素雅而富有美感,给人一种诗情意境美的享受。

宋代茶盏赏析
 
      其中汝窑制作显然就更为讲究,从传世品看,汝窑胎质细润,胎色灰中略带黄色,俗称“香灰胎”。釉色稳定,呈天青色,滋润而失透。由于制作讲究,不易仿制,因此后世的仿品很少有乱真之作。明代景德镇仿汝仅见于宣德,但其胎较松,釉稍透亮,釉面开片较细密,并有宣德朝典型的桔皮纹。 自越窑衰落后,龙泉窑以它独特的造型和釉色,成为继越窑之后我国青瓷工艺的又一个历史高峰。南宋后来也在风格上逐渐形成了自己的特点,其中号称“青瓷釉色顶峰”的粉青釉、梅子青釉就是其佼佼者。在制作过程中,需经过多次上釉多次素烧才能得到如此的效果,有时釉层厚度竟然超过胎!柔和淡雅的粉青釉以其青玉般的莹润而深得人们喜爱,梅子青更以其可与翡翠媲美的特点而闻名于世。 这里所讲的功能主要是指茶盏的实用功能而言。建筑师克里斯多夫·亚历山大在《器具形成的要素》一书中推导出他的结论:设计本身就是一种尝试拉近器具缺点与理想的过程。每样器具都有很多不足之处,因此在不同的改善方法之下,产生繁杂的形式。中国的饮食器造型发展至宋代已是相当完善了,其形式与“内容”达到了一种较为完美的匹配,在赏心悦目的同时,予人以满足实用的功能美感。 茶盏作为日用生活器皿,在其设计制作过程中必然要考虑到使用时的方便、合理甚至经济节约等问题。当时的人们或许并不知道人机工程学等现代化的名词,但无疑他们的产品的确是依照这一规则进行的,其工艺流程是严谨而科学的,那种严谨性在现代人看来也未免自叹弗如。如建盏,其形体规整,器物的口沿、腹部交接部位线条衔接流畅,表面较圆润,反映出轮制技术水平是娴熟而规范化的,工艺上追求严谨的作风,充分体现了浑厚古朴的艺术韵律。表现在功能上,建盏具备诸多优点:一是造型奇特而朴实,建盏规格以中小型居多,适宜茶水饮量,造型口大足小,使茶末易于沉淀和倾渣。二是胎体厚重,斗茶须先烧盏预热,点茶后也要保持一定时间的温度,建盏胎骨厚重,铁质含量多,砂粒细匀坚致,手感粗糙,可增强隔热效果,能保持茶汤的温度。三是釉色美观,宋代茶饼碾成的细末呈鲜白色,点注时的茶水掀起阵阵白沫,在建盏黑釉底色的衬托下,形成强烈的色彩差。可见宋代匠人在茶盏的做工与功能设计上已日臻完善,在中国甚至世界造物史上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3、装饰朴素大方,风格清新高雅。

      《宋会要辑稿·舆服四·臣庶服》《续长篇》卷199言,宋仁宗曾颁布奢侈禁止令,日:三品以上,宗室戚里以外禁止使用金棱器,禁用银棱器,镀金玳瑁。宫禁以外禁用纯金酒食器。宋晚年,宋徽宗举行宴会,拿出一套高级的玉制酒器酒爵对蔡京说:朕很喜欢这套器具,只是担心群下们议论过于奢华(《宋史》卷472)。可见宋代提倡简朴,而这正是宋代茶盏造型始终如一追求和表现的意境之一。无论是何种质地,漆、金银还是陶瓷,在变化多样中,宋代茶盏都呈现出一种素净典雅和朴素大方的装饰风格。 北宋早期,盛行划花,单纯的刻花较少,往往与划花技法配合使用,使花纹有层次感、立体感。进入中期,在继续流行细线划花的同时,还盛行刻划画。其装饰技法有许多往往先用细线划好图案,然后在花瓣轮廓线外侧用铁刀刻出深浅的粗线等,使整个图案层次分明,立体感强,达到较好的艺术效果。如耀州窑的刻花青瓷盏(图10),当我们今天审视它时,仍不免为其精美的刻花纹饰而叫绝。当时它采用特殊的斜刻法,即先沿着纹饰的轮廓线垂直刻下,过刀较深,再以斜刀在轮廓之外将胎泥剔出。施釉烧成后,进刀深处釉厚色浓,花纹边缘又徐徐淡出,具有浮雕般的效果。其刀锋之犀利明快、其线条之酣畅流利,为宋代瓷器刻花之冠。

宋代茶盏赏析
 
      戳印是用芦管状的工具在泥坯上戳印出各种纹样,这种装饰出现于五代,北宋早中期比较常见,晚期消失。往往在碗的内底戳印出8-9个排列均匀的小圆圈纹,形似莲蓬,外面往往刻重瓣仰莲,如同一朵盛开的莲花。压印是用棒针状工具在泥坯上压印出粗线纹。这种装饰始于北宋早期,一直沿用至晚期,往往在碗、盘等的口沿至外壁压印出六条粗线纹,呈六曲,曲口向上微凸,使盏的外壁呈六出花瓣形,犹如一朵含苞待放的荷花。如耀州窑博物馆藏的耀州窑六出花口盏(图11),六出花口,唇外侈,六曲圆弧腹,坦心,高窄圈足,在花口至曲腹的部位刻划出六条内凸外凹相对应的瓜棱竖线条纹。盏内外通体施均匀的酱釉,釉呈暗红的酱紫色,光泽性强,釉质具有仿红漆器的失透感。该盏造型优美,线条富有变化,俯视或仰视犹如一朵盛开的六出栀子花,用来品茶饮茗,恰似红花盛露液,别有一番风趣。正如诗圣杜甫所咏:“红取风霜实,青看雨露柯,无情移得汝,贵在映江波”,形象地表露了在使用此种红盏时给人的深刻感受。

宋代茶盏赏析
 
      在色彩上也以素色为主,如陶瓷中的青瓷、白瓷、黑瓷等,漆器也以单色装饰为主,鲜有彩绘等手法运用。这种素面朝天的形象恰恰达到了一种“无声胜有声”的境界,使宋茶盏更具有亲和力、感染力(图12)。另外哥窑“金丝铁线”也为中国陶瓷装饰开一新篇章。以文静、朴素为贵,与唐三彩的热烈形成陶冶情操、取悦眼目的强烈对比。

宋代茶盏赏析
 
      在装饰艺术中,纹样的变化最能体现一个时代政治、经济、文化所传达出来的信息。五代两宋以后,文人情趣弥漫于社会各阶层,宋人注重器物内在的精神性,并从中寻求一种深沉的人生态度和精神境界,从而使之成为人们生活、兴趣的一部分,在这种装饰中传达出人的种种境界。莲以“佛门圣花”而著称,是中国传统的纹样题材,而北宋理学家周敦颐在《爱莲说》中所言“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近玩焉……莲,花之君子者也。”通过状花咏物, 从而阐发了其对纯洁、正直、高贵品格的追求。所以莲花作为一种重要的装饰造型或纹样在宋代得到了空前的普及,而这在与文人意趣息息相关的饮茶文化中表现得更为突出,许多的茶盏都采用莲花或相似的造型作为其装饰手段(图13)。有的将茶盏的足部、腹部或口沿制作为莲花造型,有的采用各种各样莲花的图案作为装饰手段(图14、15)。如江苏省武进剑湖砖瓦厂宋墓出土的漆托盏,以窄木条圈胎,盏口微敛,鼓腹,其造型为六出莲瓣形托盘喇叭形高圈足。通体髹黑漆,用漆深厚,漆色光亮。盏口、盘缘、圈足边沿都有银钿,现藏于江苏省武进市博物馆。又如盏径l1.7、托盏径19.2、通高7.2厘米,1991年江苏省江阴市夏港新开河工地宋墓出土的漆托盏。木胎,内髹朱漆,外罩黑漆,漆色呈黑中泛红。托盘为六棱莲瓣形,盏与托连为一体,显得优雅而大方。这种漆托盏在北宋南宋均流行,现藏于江苏省江阴市博物馆。

宋代茶盏赏析
 
宋代茶盏赏析
 
宋代茶盏赏析

三.小结


      两宋历时百余年,是中国造物史上的一个转折时期。唐代之前的茶盏均以实用为主,造型大度,作风华丽。而两宋文人情趣弥漫于社会各个阶层,与盛唐时期向往军功的博大文化气象不同,是个重建孔孟思想体系的理学盛行的社会,时代精神已不在马上而在闺房、不在世间而在心境,人的心境和意绪成了艺术和美学的主题。茶盏的精工细作正反映了这种时代精神,更加注重审美,装饰精致,作风文静,开创出一番新的天地。使用其品茗给人以无限情趣,并在其中得到了自己所需要的超脱感和心理上的愉悦。我国古代的饮茶艺术也因此发展到了历史的巅峰,从这个意义上讲,宋代茶盏是一个美妙的社会文化的载体。
顶一下
(2)
66.7%
踩一下
(1)
33.3%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宋代茶盏赏析

    一.引言 盏自古以来就是最重要的饮茶器具之一,因功能所限,通常小于碗。盏托,顾名...

  • 法门寺地宫出土的唐代宫廷茶具

    咸通十五年(874)正月初四日,唐僖宗归安佛骨于法门寺,以数千件皇室奇珍异宝安放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