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建瓯茶乡网

北苑御茶文化_建瓯茶乡

当前位置: 主页 > 茶叶文化 > 北苑御茶 >

北苑茶著天下绝_“北苑御茶”系列讲坛之九[付视频]

时间:2012-07-13 02:34来源:建瓯市方志委 作者:赖少波 点击:



      据统计,宋代茶学专著约有25部,其中专研北苑茶的茶学专著就达19部,超过三分之二。在这些茶学专著中,最著名的有:宋徽宗赵佶的《大观茶论》、蔡襄的《茶录》、赵汝砺的《北苑别录》、熊蕃的《宣和北苑贡茶录》、黄儒的《品茶要录》、宋子安的《东溪试茶录》等。这六部茶学专著,是研究北苑御茶及中国茶史、茶学、茶文化极为珍贵的史料。下面,就让我们掸去岁月的尘埃,走进那茶香四溢的北苑龙茶盛世,一起追寻隐藏在书卷中的几多神话、几多传奇、几多震撼和几多风采吧。

一、宋徽宗《大观茶论》的三大神话
 

神话一:第一个以皇帝之尊,亲自撰写出北苑茶学专著《大观茶论》,成为“出身最显赫”的北苑茶著。
      宋徽宗爱茶嗜茶,而且研究茶学,其最突出的贡献是他在汲取了前人成果的基础上,结合自己的品茗实践,亲自撰写了北苑茶著,因成书于北宋大观年间(1107—1110年),故名《大观茶论》。全书共20篇,除序言外,分为地产、天时、采择、蒸压、制造、鉴辨、白茶、罗碾、盏、筅、瓶、勺、水、点、味、香、色、藏焙、品名和外焙,系统而全面地论述了当时茶事的各个方面。
      《大观茶论》在篇首即开宗明义,细述了著作的起因:“本朝之兴,岁修建溪之贡,龙团凤饼,名冠天下。……延及于今,百废俱举,海内晏然。……故近岁以来,采择之精,制作之工,品第之胜,烹点之妙,莫不盛造其极。……而天下之士,励志清白,竞为间暇修索之玩,莫不碎玉锵金,啜英咀jǔ华,较筐箧之精,争鉴裁之别。虽下士于此时不以蓄茶为羞,可谓盛世之清尚也。”
神话二:宋徽宗在《大观茶论》中,第一个总结和提炼出茶品的评价标准体系。
      什么样的茶可以称得上好茶?这个问题,困惑了茶界千百年。对此,宋徽宗准确地作了回答,提出以“香、甘、重、滑”四字为准则的“四茶规”。他提出“夫茶以味为上,香甘重滑,为茶之全,惟北苑、壑源之品兼之。”宋徽宗认为,好茶应以“香甘重滑”四者兼备为上品,并特别指出,同时兼备“香甘重滑”之品味的,只有北苑和壑源的茶品。
神话三:第一个总结提炼出品茗的最高境界。提出品茗如做人,以“清和澹静”为品茗的核心和精髓,“四茶谛”成为世界茶道的开山鼻祖。
      宋徽宗在《大观茶论》序中说道:“至若茶之为物,擅瓯闽之秀气,钟山川之灵禀,袪襟涤滞,致清导和,则非庸人孺子可得而知矣;冲淡闲洁,韵高致静,则非遑遽 之时可得而好尚矣。”对饮茶的心境及茶品对人品的陶冶做了高度的概括。
      宋徽宗认为,茶道追求清雅、向往和谐。茶贵清,清正廉明;茶贵和,和谐和睦;茶贵澹,澹泊明志;茶贵静,宁静致远。他认为品茗之道,不仅具有“祛襟涤滞,致清导和”的身心调养之效;同时亦有“冲澹闲洁,韵高致静”的精神净化之功。宋徽宗把饮茶的要谛和意境发展为一种高尚精致的生活艺术和修养追求,为中国乃至世界茶史谱写了一曲特别瑰丽华美的乐章。
      《大观茶论》历史性地归纳提出了以“清、和、澹、静”四字为核心的茶品精神和品茗真谛。现今以“和清静寂”为核心的日本茶道的“四规七则”,即源自于宋徽宗的“四茶谛”。
此外,宋徽宗还提炼出“七汤”点茶法,那是世界茶史上最为精妙、极致、细腻的茶道艺术。《大观茶论》也因此成为世界茶史上最精妙的茶道、茶艺的范本。

二、蔡襄《茶录》的三大传奇
 

传奇一:蔡襄的《茶录》是中国茶史上继陆羽《茶经》之后最著名的茶学专著,为系统化、艺术化的茶饮奠定了理论基础。
      蔡襄觉得陆羽的《茶经》中,没有记载建安的北苑御茶,而丁谓的《北苑茶录》只记了北苑御茶的采摘和制造,至于如何泡饮、品茗都没记载。于是,他撰写了《茶录》。《茶录》细述了建安的茶品、茶器、品茶心得等,为宋代艺术化的茶饮,奠定了理论基础。
      蔡襄被公认为宋代最出色的品茗大师,其所著的《茶录》于1049—1053年撰写而成。“烹试”是品茗中的一门艺术,很有讲究,它涉及的面很广,故分为上、下两篇来论述。上篇论茶,蔡襄提出,好茶需色香味俱佳,从追求茶的本色、真香、原味出发,对烹点品饮过程中的炙茶、碾茶、罗茶、候汤、熁盏、点茶,以及各项程序中所需的茶具,都作出了精辟的阐述,标志着宋代的饮茶水平已经提升到了相当艺术化的程度。下篇论器,有9节,依次为茶焙、茶笼、砧椎、茶钤、茶碾、茶罗、茶盏、茶匙、汤瓶等。全篇正文不足1000字,却高度概括地对当时的品茗风尚进行了精辟总结,补充了《茶经》和《北苑茶录》两书中所没有谈到的问题。因此,《茶录》对当时和后世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总之,《茶录》是一部通过实践与治学相结合的茶学著作,对中国茶文化的发展起到了很好的充实、拓展和提高的作用。它是蔡襄毕生精于茶事的心血结晶,其问世,不仅给我们留下了一份十分珍贵的茶文化遗产,同时也为研究北苑御茶乃至中国的茶文化,提供了弥足珍贵的史料。
传奇二:《茶录》本身既是一部伟大的茶学专著,同时又是一部杰出的书法佳作,可谓茶艺与书艺双馨。
      蔡襄的书法,在其生前就备受时人的推崇,极负盛誉。最推崇蔡襄书艺的人首数苏东坡和欧阳修。苏东坡在《东坡题跋》中指出:“蔡襄天资高、学问深,他的书法,心手相应,变化无穷,当数本朝第一。他称自己的作品有翔龙舞凤之气势,看到的人都觉得确实如此。”欧阳修对蔡襄书法的评价更是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欧阳修说:“自从苏子美(著名的书法家和书法理论家)死后,便觉得书法就此中绝了。然而近年来看到君谟mó(即蔡襄)独步当世,觉得书法又有了领军人物。”黄庭坚也说:“苏子美、蔡君谟皆翰墨之豪杰。”
      蔡襄书法从宋代的当朝皇帝到普通百姓都十分珍爱。但由于他颇为自惜,不轻易给别人写字,所以传世的墨宝极少。
      《茶录》是蔡襄亲笔用小楷书写的,鉴于蔡襄在书法研究方面的极深造诣,因此,它又被世人公认为历代书贴中的精品而流芳后世。
传奇三:《茶叶通史》上称蔡襄为中国品茶第一人。蔡襄曾与范仲淹推敲《斗茶歌》中的用字,被传为北苑茶史的千古佳话。
      前面第六讲《北苑茶事天下绝》中,我们讲到蔡襄的品茶技艺简直是神乎其神,被《茶叶通史》称为中国品茶第一人。
      蔡襄不仅对品茶很有造诣,而且对北苑御茶的制作和烹点也很有研究。他认为范仲淹《斗茶歌》中的“黄金碾畔绿尘飞,碧玉瓯中翠涛起”两句中,有两个字用得不甚贴切,与事实不符。他说:“今茶绝品,其色甚白,翠绿乃下者也。欲改为‘玉尘飞’、‘素涛起’如何?”蔡襄建议把这两句改为“黄金碾畔玉尘飞,碧玉瓯中素涛起”,范仲淹听后心悦诚服,一时传为茶界佳话。

三、赵汝砺《北苑别录》的三大震撼
 

震撼一:第一个详述了生产流程的“七大采造工序”,规范而严苛,为制度化的流水线生产奠定了理论依据和基础。
      《北苑别录》是赵汝砺为补熊蕃《宣和北苑贡茶录》而作,著于南宋淳熙十三年(1186年)。《北苑别录》对茶叶加工、纲目品名的记述更为详细。在这本茶著里,赵汝砺还第一次揭示了宋代制作茶膏的方法。
      “茶既熟谓茶黄,须淋洗数过。方入小榨,以去其水,又入大榨,以出其膏。先是包以布帛,束以竹皮,然后入大榨压之,至中夜取出揉匀,复如前入榨,谓之翻榨。”需要说明的是,《北苑别录》的作者赵汝砺,在写到这里之后,又补充了几句话:“盖建茶味远而力厚,非江茶之比。江茶畏流其膏,建茶唯恐其膏之不尽,膏不尽则色味重浊矣。”意思是说:北苑御茶味道厚重,不是其他茶能赶得上的。江茶害怕茶汁流失,而建茶却担心茶汁流不干净,因为茶汁流不干净使茶色混浊,异味太重。
      乍一看,这几句话,不知是生产茶膏的工艺,倒认为宋代的饼茶,一味地将茶汁挤出才能算做好茶。但是,如果真按字面意思去理解的话,那榨去茶汁的茶叶一定会如木屑一般。因为失去了茶汁的茶叶,也就失去了茶的本味,不可能有品饮的价值。但赵汝砺为什么又这么说呢?
      毕竟北苑御茶园是皇家御茶园,有相当严格的保密制度。不可能允许任何一个知情的官员,随意将这里的秘密对外泄漏,更别说以茶著的名义。其实,后几句话是作者的障眼法。实际上,作者是在有意无意中,很巧妙地将茶膏的制作工艺记录了下来。
      据《北苑别录》记载北苑御茶的采制有一整套完整规范近乎严苛的要求,从“采摘”到“制作”,可以概括为“择之必精、濯之必洁、蒸之必香、火之必良”,一失其度,惧为茶病。赵汝砺在《北苑别录》中详细记录了北苑御茶的七道工序,即“采茶、拣茶、蒸茶、榨茶、研茶、造茶、过黄”。这七道工序就是北苑御茶采制的理论规范和操作准则,它为茶叶生产的制度化的流水线生产奠定了理论依据和基础。
震撼二:第一个制定茶品加工标准,成为茶品标准化的引领者。
      《北苑别录》还记录了具体详细的茶品加工标准。赵汝砺将北苑御茶分成细色五纲和粗色七纲,其中粗色七纲是皇帝赏赐近臣用的,而细色五纲则是专供皇帝一人享用的。在《北苑别录》中,对这些细色五纲和粗色七纲茶品都分别作出了详细的产品质量标准说明,细到选用什么茶青做原料,过多少水,蒸几宿火,甚至对制茶的数量,也有明确的规定。可以说,赵汝砺是第一个为茶品制定质量标准和参照系数,为产品贴质量标签的人。
震撼三:总结茶园管理“开畲”,成为中国茶史上第一个注重探索茶园管理的茶学专家。
      《北苑别录》细致地记载了:“草木到夏天就逐渐茂盛,所以要想帮助它们生长,就必须让她充分接受雨露的滋润。每年六月就要开始动工,修剪根部的茶枝,而让树梢的新枝更加茂盛,至于茶树下滋生的杂草丛灌都要除掉。这样就可以疏导茶树的生长气势,而让雨露的滋润更加充分,这就叫做开畲。” 赵汝砺用独特的眼光和思路审视茶园管理,第一个归纳总结出“开畲”。将生产实践中的经验上升为理论,成为中国茶史上第一个特别注重探索茶园管理的茶学专家。

四、北苑茶学其他三部茶学专著的瑰丽风采拾萃
 

风采一:熊蕃和熊克的《宣和北苑贡茶录》——赵汝砺评赞其书“详细记载了北苑御茶的始末与制作的更迭沿革,是一部特别重要的茶学专著。”
      熊蕃字叔茂,擅长诗歌。宋太平兴国初,受朝廷派遣到建安(即今建瓯)北苑御茶园督造团茶。宋宣和年间,正是北苑御茶风靡天下的时代,熊蕃亲眼见到北苑御茶园当时的盛况,深受震撼,于公元1121—1125年撰写了《宣和北苑贡茶录》。
      公元1158年,熊蕃的儿子熊克,也当上了北苑茶官。他认为父亲所作的贡茶录中,只列出各种茶品的名称,没有形制,于是补充了38张茶图。此外又把他父亲所作的《御苑采茶歌》十首,也附在篇末。《宣和北苑贡茶录》正文约有1800字,38幅图。这本书最大的价值,是对北苑御茶的花色、沿革、品类等都作了详尽的记述,并附载图形和大小尺寸,从中可以考见当时各种茶品的形制。旧注和汪氏按语荟萃群书,尤其便于考证。后来,这部茶著还被收入《永乐大典》和《四库全书》。
风采二:黄儒的《品茶要录》——苏轼赞其书为“陆鸿渐(即陆羽)以来论茶者所未及。”
      黄儒,字道辅,北宋建安(即今建瓯)人。黄儒认为,前人著述讨论采制的得失、茶器的好差、斗茶的汤火,却没有提到欣赏鉴别的标准。于是黄儒仔细研究采摘制造时的得失,写出《品茶要录》。
      黄儒的《品茶要录》,成书于公元1075年。全书约1900字,书的前后各有总论一篇,中间分:采造过时、白合盗叶、入杂、蒸不熟、过熟、焦釜、压黄、伤焙、辨壑源沙溪等十目。全书最精华的部分是深刻地记述了茶叶的品质与气候、鲜叶质量、制作工艺的关系及其原因。重点讨论采制掺杂等茶病,辨别得特别详细,是茶叶品质鉴别的最有权威的茶学论著之一。
风采三:宋子安的《东溪试茶录》——《郡斋读书志》评价此书道“集拾丁蔡(即丁谓和蔡襄)之遗”。
      宋子安,宋代建安(即今建瓯)人。宋子安觉得丁谓、蔡襄等人的茶书仍有不足之处,所以于公元1064年写成了《东溪试茶录》。全书3000多字,此书的最大亮点有三:
          一是详细叙述了北苑御焙沿革及茶园的位置分布;
          二是专门介绍了白叶茶等七大茶树品种的产地和性状,采摘的时间和方法;
          三是论述了采制不当造成的茶病等。
      其实,北苑茶学专著的光辉还远不止这些,还有大量的文献记载了北苑杂事,同样有着无限的光彩。如宋太宗曾下过一道为北苑御茶园的造茶工匠配发工作服的诏书,诏书说“建州每年造龙凤茶,以前都要求研茶丁夫剃去胡须和头发,这样做有辱人格,从现在起只要求茶夫们洗净手脚,进生产车间时,统一更换好干净的工作服就行了。”因为这道诏书,宋太宗很有可能是世界上第一位给工人配发工作服的皇帝。
      可以说,在两宋的龙茶盛世期间,中国茶学的研究中心就是北苑。特别是对北苑御茶的研究,既深且精。大批的茶学著述,往往又是互相续补的,从而使北苑茶学的方方面面,记述详备,日臻完善,在茶学研究领域里,形成了强烈的时代风格和地域色彩。北苑茶著,总结了历代茶人对茶叶的栽种、采制、品饮等方方面面的经验;同时也阐述了北苑茶文化的精神,使中华茶文化这个宝贵财富得到完好的继承和弘扬。今天我们在品读北苑茶著所创造的这些神话和传奇之余,更给我们带来了诸多震撼和诸多启迪。

最后,回到今天的话题:“北苑茶著天下绝”,究竟绝在何处?我把她归纳为以下三个方面:

 

一是宋徽宗以皇帝之尊御笔亲著茶书,可谓史无前例。宋徽宗以皇帝身份撰写茶书,这在历史上是第一个。此后王室成员也有续写茶书的,但御笔亲著茶书,这是史无前例的第一回。

二是蔡襄著《茶录》,茶艺与书艺双馨,可谓举世罕见。蔡襄作为一代书法名家,他亲笔所著的《茶录》堪称为茶艺与书艺双馨的精品,这在世界茶史上,恐怕也并不多见。

三是茶官赵汝砺首次制定茶品质量标准和参照系数,可谓开天辟地。《北苑别录》总结了历代茶叶栽种、采制、品饮的经验,特别是详细记述了北苑御茶的品名及产品质量标准,成为茶品标准化和规范化生产的引领者,对后世具有很强的指导意义和研究价值。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