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建瓯茶乡网

北苑御茶网

苏轼与茶的情结

时间:2012-10-19 23:21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苏东坡


摘要:
      数千年来,茶是中华民族的国饮。古往今来,茶与中国文人有着不解之缘,然而能够深谙种茶、苦究点茶、怡情于茶、化己于茶者不多,但是东坡先生便是其中的一位,本文主要从以下几个方面浅谈东坡先生的茶缘。


引言:

      在久远漫长的历史发展过程中,中华民族的古代先民最早发现和利用了茶叶这种植物有利于人健康的特性,人们在经历了茶的药用、生煮羹饮、粗放煮饮、细煎慢品的饮茶等不同的历史阶段之后,无论是王公贵族,还是文人雅士,无论是僧侣道士,还是普通百姓,都曾以极大的热情投身到饮茶这一生活艺术活动中来。然而,正是由于有了文人雅士的参与,才使得饮茶能够超越生活必须品的范畴而进入一种高尚的文化境界,从而实现了从单纯满足口腹之欲到精神愉悦的飞跃。


一、东坡种茶

      苏轼亲自栽种过茶。贬诵黄州时,他经济拮据, 生活困顿。黄州一位书生马正卿替他向官府请来一 块荒地,他亲自耕种,以地上收获稍济“因匮”和“乏 食”之急。在这块取名“东坡”的荒地上,他种了茶树。 《问大冶长者乞桃花茶栽东坡》云:“磋我五亩园,桑 麦苦蒙翳。不令寸地闲,更乞茶子艺。”同样在另一首《种 茶》诗中也可以窥见一斑,诗曰:“松间旅生茶,已与松俱瘦。茨棘尚未容,蒙翳争交构。天公所遗弃,百岁仍稚幼。紫笋虽不长,孤根乃独寿。移栽白鹤岭,土软春雨后。弥旬得连阴,似许晚遂茂。能忘流转苦,戢戢出鸟咮。未任供臼磨,且可资摘嗅。千团输大官,百饼衔私斗。何如此一啜,有味出吾囿。”

      这是作者叙述移栽老茶树的一首诗,以优美而生动的诗句写了老茶树的的整个移栽过程。开头四句是说“松间旅生茶”的生长环境不好,但是他还有移栽的价值,因为“紫笋虽不长,孤根乃独寿”作者选择了适宜的移植时间:“土软春雨后。弥旬得连阴”结果老茶树移植成活了:“戢戢出鸟咮”最终更尝到了这些移植茶树长出来的茶叶,使作者感觉到味道比团茶还好:“何如此一啜,有味出吾囿”可见诗人于躬耕间深谙茶树习性。


二、东坡点茶

      苏轼点茶,十分讲究,他时常对人说:“精品厌凡泉”。在他看来,凡是好茶,一定得用好泉烹之,否则就可惜佳茗了。即便是用上好的泉水烹茶,但苏轼也认为烧煮的温度一定要掌握好,不能过高,也不能过低。他的经验是水初沸时烹茶为最佳。为此,苏轼在《试院煎茶》一诗中说:“蟹眼已过鱼眼生,飕飕欲作松风鸣。蒙茸出磨细珠落,眩转绕瓯飞雪轻。银瓶泻汤夸第二,未识古人煎水意。君不见,昔时李生好客手自煎,贵从活火发新泉。”

      他的煮茶经验在斗茶中也有表现。文人以品茶为乐,比赛茶品高下,以为乐事,时称斗茶,又叫“茗战”:“苏才翁与蔡君谟斗茶。蔡茶精,用惠山泉;苏茶劣,改用竹沥水煎,遂取胜。”
       另外,苏轼对烹茶的器具也是十分地讲究的,在他看来,用铜壶有腥味,用铁壶有涩味,惟有用定窑烧制的兔花瓷盏煮茶,才可保证茶味的纯正与地道,也才能满足对茶的真正玩味与品尝。对于这一点,苏轼自己是有诗的:“铜腥铁涩不宜泉”,“定州花瓷琢红玉”。

三、东坡爱茶

      元祐二年(公元1087年),黄庭坚在京任职时,收到老家送来的双井绿茶,他立刻将茶分赠给苏轼,并写下了《双井茶送子瞻》诗,诗中曰:“我家江南摘云腴,落磑霖霖雪不如。”黄庭坚把珍贵的双井茶送给老师苏东坡,自有一番尊师之心,同时也告诉他的老师说双井绿茶的品质十分优异。苏东坡品尝了双井茶之后,也赞不绝口,即回赠一首《鲁直以诗馈双井茶,次其韵为谢》,诗中曰“江夏无双种奇茗,汝阴六一夸新书。磨成不敢付僮仆,自看雪汤生玑珠。列仙之儒瘠不腴,只有病渴同相如”。此诗对黄庭坚所赠双井茶作了一番赞扬和表示谢意,称赞双井茶为“奇茗”,并且从泡到饮,都亲自动手,不叫僮仆去做,可见苏东坡对此茶之珍爱。苏东坡另一首写茶的《西江月》,其中有一句“雪芽双井散神仙”,由此可见苏东坡对双井绿茶的推崇程度。

      除双井茶外还有月兔茶,其《月兔茶》诗曰: 环非环,玦非玦。 中有迷离玉免儿,一似佳人裙上月。 月圆还缺缺还圆,此月一缺圆何年? 君不见斗茶公子不忍斗小团,上有双衔绶带双飞鸾。 这首诗字面意思很浅,但充满生动的比喻、丰富的联想和深刻的哲理。第一句说这不是玉,但像玉一样珍贵。第二句把它比作佳人裙上月,以后索性就是佳人了:“戏作小诗君一笑,从来佳茗似佳人。”(《次韵曹辅寄壑源试焙新茶》)第三句感悟品茶就是品人生,无论酸甜苦辣、悲欢离合都要坦然处之。但有些东西,一旦失去就不再,要好珍惜。所以最后一句饱含深情:对茶也要怜香惜玉!在 《次韵曹辅寄壑源试烙新茶》诗里,将茶比作“佳人”。 诗云:仙山灵草湿行云,洗温香肌粉末匀。 明月来投玉川子,清风吹破武林春。 要知冰雪心肠好,不是膏油首面新。 戏作小诗君勿笑,从来佳茗似佳人。

      东皮爱茶,更会挖掘茶的潜能。在其诗《游诸佛 舍,一日饮酽茶七盏,戏书勤师壁》曰:示病维摩元不病,在家灵运已忘家。 何须魏帝一丸药,且尽卢仝七碗茶。东坡得茶真味,夸赞饮茶的妙用。昔魏文帝曾有诗:“与我一丸朗,光耀有五色,服之四五日,身体生羽翼。”苏轼却认为卢仝的“七碗茶”更神于这“一丸药”。在诗作中他还多次提到茶能洗“瘴气”:“若将 西庵茶,劝我洗江瘴”’“同烹贡茗雪,一洗瘴茅秋”。 此外东坡在《仇池笔记》中有《论茶》一则,介绍茶可除烦去腻,用茶漱口,能使牙齿坚密。他说:“除烦去腻,不可缺茶,然暗中损人不少。吾有一法,每食已,以浓茶漱口,烦腻既出,而脾胃不知。肉在齿间,消缩脱去,不烦挑刺,而齿性便若缘此坚密。率皆用中下茶,其上者亦不常有,数日一啜不为害也。此大有理。”

      有人说,作为一个文人,如果一生不嗜茶,那将是最大的遗憾,而对于东坡来说一时不喝茶便是一种遗憾。如他夜晚办事要喝茶:“簿书鞭扑昼填委,煮茗烧栗宜宵征”(《次韵僧潜见赠》);创作诗文要喝茶:“皓色生瓯面,堪称雪见羞;东坡调诗腹,今夜睡应休”(《赠包静安先生茶二首》);睡前睡起也要喝茶:“沐罢巾冠快晚凉,睡余齿颊带茶香”(《留别金山宝觉圆通二长老》)“春浓睡足午窗明,想见新茶如泼乳”(《越州张中舍寿乐堂》)等等,茶与东坡生活之密切,对茶功之运用,由此可见,苏轼茶缘的点点滴滴。


四、东坡品茶

  (一)、茶中自有君子之品格

      《和钱安道寄惠建茶》诗中咏茶之德性与高洁之趣“ 有如刚耿性, 不受纤芥触。又若廉夫心, 难将微秽读。”

      〔刚耿之性不受纤尘之染, 廉洁之心不受微秽之读这种“ 刚耿性” 、“ 廉夫心” 正是君子之品格。东坡“ 官于南”始耽于茶并尝尽众茶, 品出深味。茶如故交友朋, 而建茶又特具君子之品性。其亲性森然云挺可爱可亲而不可慢, 能使人肃然敬之。其骨体清英而肉丰味厚中和纯正, 故有真味而悠长隽永回味无穷。有骨气能自主, 敦厚中和纯正, 外有森然之气度, 则君子之人格风范灼然可见。森然骨清初尝必有“ 苦硬”之印象, 君子之交, 原不是给人以俗甜之甘香。所以君子之风, 如汲黯直犯其主面谏其过, 又如盖宽饶之言事直犯上意, 以致自到北胭之下。

      《品茶要录》“ 盖草茶味短而淡, 故尝恐去膏, 建茶力厚而甘, 故惟欲去膏。”该诗查慎行注引草茶之如小人, 骨体轻飘与水浮沉, 质性滞涩偏工酸冷, 与君子之敦厚中和纯正恰成对照。草茶至佳之绝品, 亦如张禹之为人为政, 虽酿藉差可而独缺少骨鲤正直森然不屈之气质。建茶一出, 早日名茶翘楚的‘旧注” 、“ 双井”均区区不足比数

  (二)、茶中自有佳人之妙质

      东坡《次韵曹辅寄壑源试焙新芽》:“仙山灵草湿行云, 洗遍香肌粉未匀。明月来投玉川子, 清风吹破武林春。要知冰雪心肠好, 不是膏油首面新。戏作小诗君一笑, 从来佳茗似佳人。”茶之为人所好, 主要是物质功利性, 以其味为人所赏, 而坡公以之同于美人香草, 则不仅在其物质性, 更在精神性着眼。前曾赞茶之品性耿介廉洁不受污染, 而此诗则更以仙山灵草之冷艳高洁与佳人之天姿妙质目新茶, 得天地之灵气具仙草之冷艳, 真香呈露, 妙质天成, 恰似佳人不施粉黛清水芙蓉, 天然去饰, 屏弃一切脂粉膏油, 有冰雪之心性美玉之姿质。东坡一贯主张“ 求真” 、“ 去饰” , 故其赞美佳人非浓妆艳抹着意修饰, 而是洗尽脂粉天然本色。 “ 从来佳茗似佳人” , 看重的正是佳茗之质美去饰。又引《品茶要录》云“ 沙溪之园民, 或杂以松黄, 饰其首面, 试时虽鲜白, 而不能久。”东坡以佳人天姿比佳茗去饰, 有防伪之意义, 更在于表现其以真为美的审美观念, 与其一贯的审美理想相一致。

  (四)、茶中自有高人之风度

      由《和钱安道寄惠建茶》诗可知, 茶从一开始便得高人雅士喜好传播, 具有高雅之文化品性。又因陆羽、皮日休、陆龟蒙, 均为名士高人隐者, 故东坡以为, 茶与隐逸文化相联系, 茶中自有高人风度。《惠山渴钱道人, 烹小龙团, 登绝顶, 望太湖》踏遍江南南岸山, 逢山未免更流连。独携天上小团月, 来试人间第二泉。石路萦回九龙脊, 水光翻动五湖天。孙登无语空归去, 半岭松声万壑传。坡公之烹茶已超越对茶的饮用品味本身, 而与山水林泉之清景、超越尘世的行为方式相联系,以贡品之“ 小龙团” , 试人间之“ 第二泉” , 水光山色, 万壑松声, 高人相对, 尘世名利于我何有哉。贵在能独立选择一种寂寞清苦贫寒的生活方式。所以坡公品茶, 重其高人之骨气风度。

      高人既超越远离尘世, 同时也就拥有一份清适。《和钱安道寄惠建茶》诗云“ 好是一杯茶, 午窗春睡足。清风击两腋, 去欲凌鸿鹊。”好茶一杯深深品味于午窗睡足之余, 两腋清风, 如闲云野鹤。品茶与茶有道,茶有德,喜茶之人的道德之高尚,可以从苏东坡身影中看到。

      被贬惠州的苏东坡,在官场的失意和艰苦的条件下,三年间,仍勇于为义。建议免扰民建兵营三百座,为了修筑苏堤,连身上的犀带也捐献了。捐出大内赏赐的钱和黄金,资助道士邓守安建筑东新桥,资助和尚希固建筑西新桥和大堤。他亲自与建筑民工为伍,巡视施工进度,监督施工开支。此时的苏东坡,目光深邃,注视着西湖对面的惠州城。西新桥外,平地而起的高楼大厦鳞次栉比,象“横看成岭侧成峰”,惠州今日的知名,有苏东坡当年为惠州所作出的贡献,苏东坡的形象,也牢牢印在后世人的心中。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