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建瓯茶乡网

北苑御茶网

中国点茶道简史

时间:2012-09-09 01:50来源:未知 作者:丁以寿 点击:

    中国点茶道蕴酿于唐末五代,形成北宋中叶。流行于两宋,衰于元,亡于明代后期。点茶道是继煎茶道之后所形成的又一茶道形式,在中国历史上影响广泛,并远传朝鲜半岛和日本列岛,对高丽茶礼和日本抹茶道影响甚大。

                        一、点茶道的酝酿

    五代宋初,陶谷《荈茗录》“生成盏”、“茶百戏”、“漏影春”条已有对分茶、点茶的记载,如“生成盏”:“沙门福全生于金乡,长于茶海,能注汤幻茶,成一句诗。共点四瓯,成一绝句,泛乎汤表。”“茶百戏”:“近世有下汤运匕,别施妙诀,使汤纹水脉成物象者,禽兽虫鱼花草之属,纤巧如画,但须臾即就散灭。”“漏影春”:“漏影春法用镂纸贴盏,……沸汤点搅。”

    生成盏、茶百戏、漏影春,皆是以茶粉入瓯盏,用沸汤点搅,带有游戏性质。生成盏、茶百戏,又称“水丹青”,也称“分茶”,直到南宋仍流行。陆游《临安春雨初霁》诗有“晴窗细乳戏分茶”,杨万里则有著名的《澹庵座上观显上人分茶》诗。

    陶谷(903—971)是五代至宋代初人,“近世有下汤运匕……”则表明分茶是五代时的一种游戏。分茶是点茶的孪生兄弟,故点茶道当酝酿于五代时期。

    另外,苏廙的《十六汤品》写作汤禁忌,点茶注汤技要。《十六汤品》对点茶中的侯汤、注汤技法作了详细的阐述,非精于点茶者不能作。苏廙从汤器、柴薪、汤的老嫩、注汤缓急标十六品,表明苏廙不仅擅长煎汤,更是点茶能手。《十六汤品》在茶艺、茶道史上自有其不可替代的价值,苏廙则是点茶道的先驱人物。《十六汤品》为陶谷《清异录•茗荈部》的第一条,《清异录》又说:“苏廙《仙芽传》第九卷载作汤十六法。”可见《十六汤品》是《仙芽传》中的一部分。苏廙的生平无考,但一般认为,《仙芽传》既为陶谷所引,而陶谷又是五代至宋初人,则苏廙当是晚唐五代人,至迟亦为五代宋初人。

    从陶谷《荈茗录》和苏廙的《十六汤品》可以判断,唐末五代是点茶道酝酿时期。

                       二、点茶道的形成

    (一)蔡襄《茶录》奠定点茶道的基础

    蔡襄(1012—1067),字君谟,是北宋著名的书法家,为“宋四家”之一,同时又是文学家、茶叶专家、荔枝专家。蔡襄习知茶事茶艺,撰有《北苑茶》、《和杜相公谢寄茶》、《造茶》、《茶垄》等茶诗。有感于“陆羽《茶经》不第建安之品,丁谓茶图独论采造之本,至于烹试,曾未有闻”,遂撰《茶录》二篇,上篇论茶,对茶的色、香、味和藏茶、炙茶、碾茶、罗茶、候汤、熁盏、点茶作了简明扼要的论述,下篇论茶器,有茶焙、茶笼、砧椎、茶钤、茶碾、茶罗、茶盏、茶匙、汤瓶等。《茶录》成书于皇祐三年(1051),当十一世纪中叶的北宋中期。

    《茶录》着重于点茶道茶艺,概述如下:

    1.备器

    《茶录》记录的主要茶器有:茶炉、汤瓶、茶焙、茶笼、砧椎、茶钤、茶碾、茶罗、茶匙、茶盏等。“瓶要小者易候汤,又点茶注汤有准。黄金为上,人间以银铁或瓷石为之”(《茶录·汤瓶》),汤瓶是点茶的典型茶器。特别崇尚建安黑盏,“茶色白,宜黑盏,建安所造者绀黑,纹如兔毫,其坯微厚,之久热难冷,最为要用。出他处者,或薄或色紫,皆不及也”(《茶录·茶盏》)。

    2.择水、取火

    宋代选水承继唐人观点,以山水上、江水中、井水下。取火同于唐人。

    3.候汤

    “候汤最难,未熟则沫浮,过熟则茶沉。前世谓之蟹眼者,过熟汤也。沉瓶中煮之不可辨,故日候汤最难”(《茶录·候汤》)蔡襄认为蟹眼汤已是过熟,且煮水用汤瓶,气泡难辨,故候汤最难。

    4.习茶

    点茶道习茶程序主要有:藏茶、洗茶、炙茶、碾茶、罗茶、熁盏、点茶(调膏、击拂)、品茶等。

    关于洗茶、炙茶,“茶或经年,则香色味皆陈。于净器中以沸汤渍之,刮去膏油一两重乃止,以钤箝之,微火炙干,然后碎碾。若当年新茶,则不用此说。”(《茶录·洗茶、炙茶》)

    关于碾茶,“碾茶先以净纸密裹捶碎,然后熟碾。其大要,旋碾则色白,或经宿则色已昏矣。”(《茶录·碾茶》)         

    关于罗茶,“罗细则茶浮,粗则水浮”(《茶录·罗茶》)。

    关于候汤,“未熟则沫浮,过熟则茶沉,前世谓之蟹眼者,过熟汤也。沉瓶中煮之不可辩,故曰候汤最难。”(《茶录·候汤》)

    关于熁盏,“凡欲点茶,须先盏令热,冷则茶不浮。”(《茶录·熁盏》)

    关于点茶,“茶少汤多,则云脚散;汤少茶多,则粥面聚。钞茶一钱七,先注汤调令极匀,又添注入环回击拂。汤上盏可四分则止,视其面色鲜白,著盏无水痕为绝佳。”(《茶录·点茶》)

    关于品茶,“茶有真香。而入贡者微以龙脑和膏,欲助其香。建安民间皆不入香,恐夺其真。若烹点之际,又杂珍果香草,其夺益甚,正当不用”(《茶录·香》)。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